落馬女官員當商人面將錢捐給福利院 這算受賄嗎?

來源:作者:時間:2016-06-20 查看數:0

近日,中紀委官方網站的《懺悔與剖析》專欄發表了一篇寧夏回族自治區經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案件警示錄,觀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記者注意到,這其中有這么一句話,“剛走上領導崗位時,高重瞳還是一個自律意識很強的人。對一些開發商送來的現金、購物卡,她或直接拒絕,或上交單位,或當著開發商的面,以開發商的名義直接捐給學校、福利院。”

那么贓款用于社會捐贈是否屬于犯罪? 專家提出,今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只要是非法獲取財物的貪污受賄行為,不管事后贓款贓物的去向如何,即便用于公務支出或者社會捐贈,也不影響貪污受賄罪的認定。

女貪官懺悔稱——

送來的現金我都捐給了福利院

據官方通報,寧夏回族自治區經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在2014年7月被開除黨籍、行政開除。2014年12月10日,寧夏回族自治區吳忠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高重瞳受賄134萬余元,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

寧夏回族自治區經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在法庭上接受審判

近日,中紀委官方網站《懺悔與剖析》專欄發表了一篇寧夏回族自治區經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案件警示錄,觀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記者注意到,這篇題為《一本糊涂賬,一份糊涂愛,帶來一個家庭的悲劇》的懺悔錄有這么一句話,“剛走上領導崗位時,高重瞳還是一個自律意識很強的人。對一些開發商送來的現金、購物卡,她或直接拒絕,或上交單位,或當著開發商的面,以開發商的名義直接捐給學校、福利院。”

從開始直接拒絕開發商的錢物,到偶爾收取小額現金都臉紅心跳,發展到后來收取高額財物也能坦然面對。高重瞳逐漸放松警惕,放棄了做人為官的底線。

“捐贈”不等于受賄?

受賄財物用于捐贈不影響定罪

那么贓款用于社會捐贈是否屬于犯罪?如果屬于犯罪又該如何定罪量刑?

從事多年職務犯罪辯護、北京市東衛律師事務所陶化安律師接受觀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只要是非法獲取財物的貪污受賄行為,不管事后贓款贓物的去向如何,也不影響貪污受賄罪的認定。

觀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記者注意到,《解釋》第十六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出于貪污、受賄的故意,非法占有公共財物、收受他人財物之后,將贓款贓物用于單位公務支出或者社會捐贈的,不影響貪污罪、受賄罪的認定,但量刑時可以酌情考慮。

特定關系人索取、收受他人財物,國家工作人員知道后未退還或者上交的,應當認定國家工作人員具有受賄故意。

“不影響定罪,不過應該可以量刑。”陶化安表示,兩高的規定以此堵住貪污受賄犯罪分子試圖逃避刑事追究的“后門”。

那么對于高重瞳的“收受賄賂交給福利院”,是否影響了定罪?記者注意到,2014年12月10日,寧夏回族自治區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副主任高重瞳(副廳級)因犯受賄罪,被吳忠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9年,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萬元。法院審理認為,高重瞳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財物,其行為構成受賄罪。鑒于高重瞳如實供述了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受賄犯罪事實,具有自首情節,判處其有期徒刑9年,沒收其違法所得,并處沒收個人財產10萬元。

還有哪些“慈善家貪官”?

貪賄2000萬 拿出6萬上交廉政賬戶

觀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記者梳理媒體公開報道發現,寧夏回族自治區經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的“慈善家貪官”并不是個例。

據《華商報》報道,2015年9月21日,安康市住建局原局長唐志宏涉嫌受賄一案在紫陽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唐志宏涉嫌受賄案在紫陽縣人民法院依法開庭審理。公訴機關指控唐志宏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賄賂12萬元,在庭審過程中,唐志宏稱他將所收受的10萬元贓款中的1萬元以自己和其兒子的名義捐給了唐氏祠堂基金會,以資助兩個貧困大學生。

2015年9月,安徽省蚌埠市中院對安徽省康源電力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李真涉嫌職務侵占罪、受賄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挪用資金罪一案作出一審判決,判處其有期徒刑18年,涉案金額達2000萬元。大肆撈錢的同時,為求心安,李真曾委托他人將收取的5萬元捐給一所希望小學,后又將收取的7萬元捐給一鄉村,以“戴麗珍”(代李真的諧音)的名義上交6萬元到六安紀委廉政賬戶。

安徽省康源電力公司原董事長李真

再如深圳市政協原副主席、汕頭市委原書記黃志光,他因受賄罪、非法持有槍支罪,2013年12月被廣州市中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4年,據新華社報道,黃志光收受老板給予的現金100萬元人民幣,并以兒子的名義捐贈給了寺院。

此案一審法院認為,李某鶴付出該100萬元與黃志光同意以其名義捐贈的實質目的,均是為了捐資建佛,實際也系寺廟收取,黃志光沒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而以其子名義登記捐贈,所獲功德并非可以用金錢計算的財產性利益,即非法律意義上的利益。因此,并未將這100萬納入受賄金額。這也引發了檢方的抗訴。

后來廣東省高院認為,李某鶴曾表示捐款200萬給雞鳴寺,自己捐100萬,幫黃志光捐100萬,黃同意,黃主觀上有非法收受100萬的故意。2007年,李某鶴參與汕頭市東部經濟帶新津片區項目投資,曾多次找黃,最終,李某鶴的公司中標,黃在客觀上有利用職務便利,為李謀取利益。廣東省高院對該案二審判決,對這100萬認定為受賄,并將總和刑期變更為15年。

不要把當官當做滿足貪欲的捷徑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曾發表評論稱,貪官何為貪?就是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竊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財產。在大眾的眼里貪官就是“壞人”,而捐款者往往是以“慈”“善”為起點,當捐款的主角成為了“貪官”,慈悲也變了味,有的不過是貪官的一絲心安。

黨中央曾多次強調,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不要把當官當做滿足無窮貪欲,獲得無限私利的捷徑。

但是有的官員總是會聽不進這些規勸,總是在其位謀其利,又心存擔心,做賊心虛的他們害怕有一天被捉,為了平衡內心的慌亂,他們病急亂投醫,以期望用捐款的“畫皮”為自己畫出一張“廉潔像”。

紙終究包不住火,不管貪官如何地掩飾,如何地打埋伏,貪污就是貪污,廉潔就是廉潔,魚與熊掌是不可兼得的,既想裝滿自己的腰包,又想擺出一副大善人的樣子,這可能嗎?李真的“假慈悲”能騙得了世人一時,在黨紀國法面前也就現了原形。

相關新聞
网络赚钱项目灰色项目